首页人物专栏有暗香盈袖

有暗香盈袖

2013-12-23   编辑:大董   图片:《美食与美酒》杂志   
来源:《美食与美酒》杂志
西湖秋游,日赏桂,夜赏月。赏桂以南山满觉陇最盛。满觉陇因桂花而闻名,每年秋天,桂花盛开,香满空山,落英如雨,故有“满陇桂雨”之美誉。

  清人张云敖《品桂》所云:

  西湖八月足清游,何处香通鼻观幽?满觉陇旁金粟遍,天风吹堕万山秋。

  去年深秋,在杭州,与沈宏非先生,还有眉毛兄,一同在沈宏非先生下榻的黄龙饭店的后街散步。清秋素月,树影婆娑。忽然一阵甜香飘来,细细香风淡淡如烟,更随着这股幽柔的花香,洒洒地落下一阵金粟儿般的碎屑,眉毛随口吟咏道,“桂子月中落,天香云外飘”,这时我才意识到这就是“桂花雨”。再看,路边一排桂花树茂密宽大的树冠,在清辉的月光中,树上一簇簇如金粟般的桂花正盛开着。这时正值花期已尽,花儿已无力挂在树头,一阵轻柔的秋风,花儿就如秋雨般,飘洒下来,人在树下走,花儿就这样落在头上、肩上、身上落得树下,铺满了一层细细的金色的绒。走在花上,是这样的不忍心,更走得心软。

  今年秋天突然有了赏桂的念想,在八月十五后约了眉毛兄,去了“石屋洞”。石屋洞是满觉陇里一个最佳的赏桂场所。满觉陇自明代开始就是杭州桂花最盛的地方,今天,这一带的路旁坡地崖前涧边,共种植桂花7000多株,树龄长的达200多年,成为杭州赏桂花最著名的景点。明代人高濂在《满家弄看桂花》中写道:“桂花最盛处唯南山、龙井为多,而地名满家弄者,其林若墉栉。一村以市花为业,各省取给于此。秋时,策骞入山看花,从数里外便触清馥。入径,珠英琼树,香满空山,快赏幽深,恍入灵鹫金粟世界”。

  西湖秋游,日赏桂,夜赏月。赏桂以南山满觉陇最盛。桂花是杭州的市花。西湖栽培桂花,盛自唐朝。西湖早期诗篇中,每每以桂入诗,都是西湖北山灵隐、天竺一带寺庙所植,而满觉陇秋赏桂花,是明以后才形成规模气候的。满觉陇因桂花而闻名,每年秋天,桂花盛开,香满空山,落英如雨,故有“满陇桂雨”之美誉。

  只可惜,这一次我们来早了,石屋洞庭院里,古刹幽幽,桂树叶色苍翠,而桂花则恰似一捧捧的金色粟米挂在枝叶下,花儿还没有开,也没有花香。庭院里没有多少人,我们选了庭院里的藤椅坐下来喝茶。茶是龙井,茶汤上漂着干枯的桂花,这就是平日里供游人品茗的桂花茶了,轻轻啜上一口,有龙井茶的清香,清香中杂和着桂花的幽香。树上桂花金灿灿的,一粒一粒饱满得快要怒放了。老茶旧花,只剩下了透过桂花树洒在地上散碎的月影。

  在这之后的五六日后,听杭州的朋友讲,桂花开了,我再次到了满觉陇。车门开时,桂花馥郁的香风,沁透肺腑,真是香满空山,一路芬芳。这一次在杭州朋友的介绍下,我拜访了满觉陇糖桂花制作世家的沈老先生。满觉陇两山夹峙,林木葱茏,地下水源丰富,桂花是一种常绿小乔木,性喜湿润,这里的环境宜于桂花生长,这一带的居民以酿制糖桂花、售花为主要经济来源,一代传一代,终于造就了这一片“金粟世界”。沈老先生家就是满觉陇众多种植桂花树、制作糖桂花的世家。他家的院子就在满觉陇的街边,院子不大,但院子前后遍植桂花树,树上桂花正盛开着,满庭芬芳。院中空场处,酿制糖桂花的陶质大缸一个挨着一个。我们到时老人家正在屋里和家人打着麻将,我不忍打扰老人的阖家之乐,就在院子里前前后后尽情地拍照。院外的山上有红红的枫,院里金色的桂花一簇簇地怒放着挂满枝头,染就这浓郁的秋色。秋风恰如秋水,激荡着浓郁的幽香,在小院中盘桓,清冽而甘甜。昨夜一场秋雨,小院的台阶上、栏杆处,已然铺满了一层桂花儿,好似伊人在水一方,恬静幽香,凭人遐想。

  这时老人徐徐走来,招呼我落座。老人家近八十的高龄,精神矍铄,面色红润。“我们家做糖桂花是世代相传,到我这一代,已传了八代了。满觉陇的居民大部分都是做桂花生意的,每家的方法虽然大同小异,但又不尽相同,每家都有自己的独特秘方。这种差异只有下游的买家知道,买家做什么样的特色糕点,他就进那家的货。”“制糖桂花,时候很重要,打桂花一定要在华开得最鼎盛时,这时花最香,颜色最正,这时的花期就是两三天。”“打下的花要在两个小时之内腌好,时间一长,花的颜色就会变暗,品质就差了。你看,好像我们在打麻将,很是悠闲,实际上是在等最佳的时间。”老人家指指院子里的一排排大缸,“所有的准备都做好了,就欠时候了。到了那时,就没有吃饭的工夫了。”“腌制糖桂花,工艺很复杂,全凭经验。大致是将收集起来的桂花,先清洗,再用盐腌去苦涩,漂洗后,最后腌入梅子酱中封存。”“我家的糖桂花一半供内地,一半出口到日本和香港地区、台湾地区。内地,上海、江苏用量很大。”我和老人家说话的当儿,老人家的家人端上来了桂花栗子羹,“满觉陇的桂花栗子羹和别处的不一样,你仔细尝尝,这栗子本身就有桂花的香甜。”“满觉陇山上除了这桂花树就是板栗树,板栗树和桂花树种在一起,花开花落,花粉相交,上千年下来,这板栗中就有了桂花的香味了。”我起羮中的栗子仔细尝了,这栗子和北京怀柔的板栗都是甘糯香甜,但这满觉陇的板栗香,确是桂花的香甜,一丝秋的韵味。“这羹是用西湖的莲藕粉熬制的,桂花都是现在树上飘落的花。”“桂花有一个特性,就是树上的花有浓郁的花香,一经飘落,花香全无,只有再经过腌制,或者加热,才能够激发它的香味。”

  经老人一说,我试着尝了尝飘落在栏杆上的花,就是一股苦涩。听着老人讲话,看着老人神情泰然自若,忽然觉得人要是在一个地方待久了,就融入在整个环境中,成为这个环境的一分子了。这沈老爷子不就是满觉陇吗?!清代高士奇《北墅抱瓮录》里的一段赏桂美文:“凡花之香者,或清或浓,不能两兼,惟桂花清可涤尘,浓可透远,一丛开花,邻墙别院,莫不闻之。”有如此典雅幽香的桂树做伴,一年四季,近之,赏之、侍弄之,人也就有了桂花的性格,烦躁心境也会变得静雅闲适,原来人与自然的心脉就是这样息息相通!

  这时老人家又叫家人端上一盘桂花糖,他说,“这桂花糖,有一种神韵,含在嘴里,不粘牙,含着含着就化了,只留下甜甜的桂花香”,我含了一块桂花糖在嘴里,是一口浓浓的秋天独有的香甜。

  桂下清坐,一杯清茶,思绪也是这般久远飘逸。一阵秋风,桂花疏疏落落,淅淅沥沥,任凭风吹一身花雨。花儿飘落在绿的茶水中,金色的桂花,似秋水中的万般熔金,醇爽的茶香,和着甜丝丝的暗香,氤氲弥散在小院中。

大董

中餐名厨

将传统中餐与现代结合,获得了很大的成功。

标签:大董(15), 中餐(177)
分享:
您可能也喜欢……
香港好知味

{专栏}

香港好知味

一家港式家常菜馆,总体价格合理,高效率的服务,...
西施舌,惹祸美名

{专栏}

西施舌,惹祸美名

食色性也,前人有话在先,这都是人类的本性!
  • 最新
  • 最热

香港好知味

一家港式家常菜馆,总体价格合理,高效率的服务,回头客多。

西施舌,惹祸美名

食色性也,前人有话在先,这都是人类的本性!

焦香处处闻

融入“姜汁蛋”概念的焦糖布丁,简单易做,焦香浓郁。
  • 最新
  • 最热

美食

美酒

城市

单品

旅游休闲

人物

论坛

高级食材库

杂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