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人物行家葡萄酒的剑与江湖

葡萄酒的剑与江湖

2014-03-13   编辑:《美食与美酒》杂志   图片:《美食与美酒》杂志   
来源:《美食与美酒》杂志
高大强,首位被法国授予“海外骑士荣誉奖”的中国人。他喜欢饮一口红酒,去体会那种可以陶醉、可以沉思、可以遐想、可以神游的另一种人生。

  经历葡萄酒的洗礼

  上世纪80年代初,高大强去香港经商,上世纪90年代的香港葡萄酒市场依然带有浓重的英国色彩,法国、意大利和西班牙的各国名酒已成为上流社会社交晚宴的必需品,在1992年香港丽晶大酒店的一次聚会上,名流和明星喝的都是拉菲这样的名庄酒,那天晚上点的酒钱超过菜钱很多倍。高大强庆幸自己赶上了好时候,因为那时外国的葡萄酒对于国内市场还处于朦胧状态,用“城堡”、“五大名庄”这样的词语来形容葡萄酒听起来是那么的具有神奇色彩,感觉葡萄酒的世界就像是金庸武侠小说里营造的江湖一样:表面上有公认的几大名庄,但其实山外有山,还有众多隐名埋姓的佳酿藏于世界的某个角落中,等待人们的发掘。随后因生意关系,高大强经常去欧洲,工作之余总想去酒窖逛逛,慢慢结识了酒窖的朋友。他发现这葡萄酒可以当生意做,挣钱不是最主要的,人生苦短,重要的是找到自己喜欢的事来做,而且也有意思得多。尽管东、西文化有差异,但摇晃着酒杯,品尝不同品牌的红酒,让两者很容易就融合在一起。其实在东、西文化中,饮食有最好的推动力,就好像欧洲人见到北京烤鸭就会眉飞色舞、津津乐道。

  级别有时并不重要

  高大强说很多葡萄酒爱好者很看重葡萄酒级别的制定,就像波尔多1855年的分级制度,从排名上看当然一级庄最高,但是这不等于二、三、四、五级就没有高品质的酒,如果选得好,价格自然也公道,任何品牌都要与时俱进才能保证品质。好的葡萄酒应具备阳光、雨露、土壤、葡萄品种和一个有经验的酿酒师,玛歌区虽然只有Château Margaux一家一级庄,但在这个区中的二、三、四、五级还有产量小、却因历史原因列级略低或者没有列级的酒窖,质量都不会差多少,反而更加物有所值。试想一个优质产区不过几公里长,那些面积小的酒庄与名庄,拥有一样的天空、一样的种植土地、一样的传统葡萄品种。好年份是老天爷给的,这很公平,但对消费者而言,价格却不公平,四米宽的Pomerol路两边,就可以让两个酒庄的葡萄酒价格差上去四五倍,甚至更大的差价,我们今天觉得不公,但人家酒庄却这样认命并辛劳无怨耕耘了几百年。如果了解了这些,你就不会再多花十几倍的价格,盲目的以大品牌为追求目标,而是去尝试那些优质区的小酒庄,年产3~5万瓶或者那些分级略低的品牌。1855年前的波尔多列级庄的制定是历史,150年后的今天是现实。

  高大强很欣赏波尔多右岸Saint-Emilion区的葡萄酒,特别是Pomerol小镇的酒。他推崇老古堡塞棠(Vieux Château Certan)的酒。其实,塞棠100年前的实力完全可以和Pétrus相提并论的,但是在1948年英女皇结婚时选择Pomerol区的酒时,Pétrus胜过Certan而中选,从那以后Pétrus的名气就越来越响亮,不过这几年Certan的品质一直稳步上升,现任老板亚历山大推出了新的酒庄经营理念,让酒园的葡萄酒在浓厚底蕴中又不失霸气。像这样级别的酒在波尔多右岸还有很多,它们都是璞玉,适合爱好葡萄酒人士探索尝试。

  波尔多右岸Saint-Emilion产区A级酒窖的奥颂庄(Château Ausone)和白马庄(Château Cheval Blanc)以及超红酒庄帕图斯(Pétrus)和小产量的里朋(Château Le Pin),它们虽然都是明星庄,但高大强却更欣赏与星朋同家族的老古堡·塞棠(Vieux Château Certan),价格合理、酒质一流。像金钟古堡(Château Angelus)、卡赞古堡(Château Ga zin)、卡侬古堡(Château Canon)、墨汝斯庄园(完美系列L’Excellence Clos des Menuts)、达素古堡(Château Dassault)、菲亚克古堡(Château Figeac)、帕维古堡Château Pavie(近年来被买家炒高,2005年帕维在当地买都要300欧元以上)、卡菲利古堡(Château La Gaffeliere)这些酒都有品质的保证,只要你会选,有些不同年份的酒也仅售30~80欧元。

  波尔多左岸物有所值的品牌在高大强看来包含:卡司·拉帕里古堡(Château Cos Labory 1855年分制五级)、拉图达毕古堡(Château La Tour De By)、史密斯·昂·拉菲(Château Smith-Haut-Lafitte)、康得利古堡(Château Cantelys)、飞龙世家古堡(Château Phelan-Segur)、玛拉提克古堡(Château Malartic Lagraviere)、玛歌区的鲁臣·卡西城堡(Château Rauzan Gassies 1855年分制二级)、圣茱莉安区的拉鲁斯古堡(Château Gruaud Larose 1855年分制二级),当然也有他钟爱的保嘉龙古堡(Château Ducru Beaucaillou 1855年分制二级),他曾喝过1982年保嘉龙,认为一点不比1982年的拉菲差!

  或许所有人都觉得,葡萄酒的收藏那是有钱人才玩得起的,但在高大强看来,收藏的态度决定一切,有钱的人有他的困惑,没钱的人也有自己的乐趣。对于他而言,购买名庄酒是条件反射,而那些不经意的斩获才会印象深刻,但是归根结底,找到自己喜爱的口感和标准的酒才是最关键的。

  不要错过每一次偶遇

  2007年在波尔多的一个酒会上,高大强结识了达素集团(Le Groupe Dassault)经营酒庄的总经理,被邀请前往酒庄参观。达素家族是法国的名门望族,他们制造的幻影2000战机名声显赫,1955年,达素家族买下了现在的酒庄。

  “我去的时候,正是葡萄成熟的季节,达素先生会和工人们在一条长桌上吃晚饭,把最好的鹅肝、松露和藏酒拿出来和客人及员工一起分享。这种欢乐的气氛感染了我,我和达素就此成为好友。他请我去香榭丽舍大街旁的家里做客,之后他来中国都会特意拜访我。” 2005年酒庄隆重推出了50周年限量珍藏版葡萄酒。达素先生亲自将高先生订购的20瓶珍藏版葡萄酒标注上自己的亲笔签名,上面写着:赠给我亲爱的中国朋友高大强先生。“现在大概2000欧元左右一瓶,全世界总发行量不过500瓶,我的20瓶酒都送了给好朋友,好酒也要与大家分享,我喝酒喜欢这样。”高大强说道。

  让高大强无法忘却的还有那次在欧洲古老的小镇觅酒的经历。有一次在从里奥哈往北走的时候,他经过一个10世纪建的古堡酒庄,朋友请我去看。那是在西班牙北部巴斯克地区,酒很有个性,一喝就知道。在那里我看到一群人在聚会,坐在一条长凳上,都是50岁到70岁的老人,对我很热情,他们唱歌给我们听,合唱得特别有气氛。之后,那里的主人说带我去一个只有男人可以去的地方,他带我去了地下酒窖,走到一个水泥池旁边,那上面有几个世纪前留下的痕迹,里面全是葡萄酒。他拿了一个木勺舀出递给我喝,那味道终身难忘。我想买,他说这些酒是没有酒标的。在西班牙,很多葡萄酒装在陶罐里在餐馆出售,而那些古老的小镇里更留存了葡萄酒文化的传统魅力。

  葡萄酒是有生命的,喜欢上红酒就好像喜欢一个人,也是讲究缘分的。法国和西班牙悠久的葡萄酒文化便在不知不觉中熏陶着他,诱惑着他一步步醉入美酒深处。“葡萄酒不是酒,而是阳光和雨露。”高大强说好的葡萄酒是复杂的、是不断变化的,好像人生一样。所以他不再满足于那些容易入口但是层次变化不够的红酒,开始寻找有变化的、复杂的好酒。就这样,他从巴塞罗那一路找到了西班牙最好的葡萄酒产区里奥哈,并且与酒窖合作购买了米罗、达利和高迪三位艺术大师各三幅画的版权用做酒标,以Bodegas Lealtanza(利安丹萨酒园)最好的葡萄酿成了艺术家系列红酒。利安丹萨Bodegas Lealtanza的酒非常适合东方人的口味,酸涩适中、充满果香。从2000年始遇好年份才生产的限量版“艺术家系列”包括2001年出艺术家“米罗Miro”系列曾得到美国帕克(Robert Parker)给予95分;2004年出艺术家“达利Dali”系列美国帕克仍给予93分;2005年份的“高迪Gaudi”艺术家系列2010年即将推出,更值得期待。这本是一次偶遇,但当时却让他立刻想起了木桐庄酒标设计所引发的一系列反应,葡萄酒价值的提升不仅仅靠其自身的质量,还可将它更多地延展。酒标可以衡量一款酒的价值,但还有很多无名的英雄等待着我们去发现。

  高大强喝红酒时要强调场合、气氛,尤其朋友们坐在一起聊天,品尝不同的品牌,就很容易投入,看着他们品味这款酒时那种满足与喜悦,他感觉犹胜自己独饮。高大强经常将“三分酒、七份情”来概括葡萄酒的情怀,葡萄酒是感性的,找到自己满意的口感,并且与朋友共享,就得到了人生的愉悦,足矣。

标签:葡萄酒(665)
分享:
您可能也喜欢……
老宋和他的4开世界

{行家}

老宋和他的4开世界

宋兴文,老哈尔滨人,执着于记录哈尔滨最好吃的大...
蔡美慧:至思念台湾味道的人们

{行家}

蔡美慧:至思念台湾味道的人们

台湾人在北京,把真正的台湾味道带给在异乡的台湾人。
  • 最新
  • 最热

葡萄酒的剑与江湖

高大强,首位被法国授予“海外骑士荣誉奖”的中国人。

老宋和他的4开世界

宋兴文,老哈尔滨人,执着于记录哈尔滨最好吃的大厨小店。

蔡美慧:至思念台湾味...

台湾人在北京,把真正的台湾味道带给在异乡的台湾人。
  • 最新
  • 最热

美食

美酒

城市

单品

旅游休闲

人物

论坛

高级食材库

杂志